设为首页 收藏网站 网站地图   联系我们
首页>> 校长频道 >>
孟子一身有傲骨
作者:柳直东    来源:学校行政办    时间:2014-05-29 8:06:50    

      “昔孟母,择邻处,子不学,断机杼。”这是人们最熟悉的《三字经》中关于“孟母三迁”的故事。看来,孟子从小就是比较调皮的孩子,是伟大的母亲帮助他把握了人生的方向。
       细细读完《孟子》,才发现孟子原来是那样的鲜活,那样的博大,那样的桀骜不驯,那样的不拘一格。孟子被称为“亚圣”,但思想烟波浩渺,汪洋恣肆,矿藏十分丰富,一点也不比“至圣”差,甚至从“入世”的角度讲,孟子有更多更全面论述“政治”的内容,他对“仁政”的论述情理兼备,入木三分,十分深刻。特别可贵的是,孟子更关注“民生”,更注重“民本”,更体恤百姓,一身傲骨,让人景仰。
       孔丘先生颇让人尊敬,孟轲先生却更有个性。孔子上朝,十分紧张。“过位,色勃如也,足躩如也,其言似不足者。摄齐升堂,鞠躬如也,屏气似不息者。”经过国君的座位,孔子脸色严肃,脚步加快,讲话明显中气不足。等到升堂时,他更是恭敬鞠躬,屏住气好像不能呼吸一样。孔子在国君面前畏首畏尾的情形该到了何等的地步。以至于他多次受到了卫灵公的羞辱,甚至卫灵公与他谈话时不看他,只看天上飞过的大雁,他都只会忍气吞声,不加申辩,最终一走了之。孟子也上朝,也拜见君主,但孟子镇定得多,坦然得多,甚至有些傲气。“孟子见梁襄王。出,语人曰:’望之不似人君,就之而不见所畏焉。’”在孟子眼里,国君与普通人没什么两样,一点也不畏惧,可谓傲骨如峰!
      孔子一生忍辱负重,到处流浪,四处碰壁,差点饿死,但忠君的思想深入骨髓,弑君万万不可。《论语•宪问》记载:“陈成子弑简公。孔子沐浴而朝,告于哀公曰: ‘ 陈恒弑其君,请讨之。’” 齐国大臣杀了齐国的国君,关鲁国何事,但孔子看不下去,沐浴上朝,请鲁国出兵讨伐。其实当时孔子早已去官家居,不理政事,但他终究不能容忍“弑君”大逆之罪,想去管点闲事,自然遭到鲁哀公的婉言拒绝,自讨没趣。孟子就大不一样。齐宣王问孟子商汤流放夏桀,周武王讨伐商纣王,这样“臣弑其君”可不可以。孟子说:“贼仁者谓之 ‘贼’,贼义者谓之‘残’。残贼之人谓之‘一夫’。闻诛一夫纣矣,未闻弑君也。””在孟子看来,君王不仁不义,实为独夫民贼,同样可以杀之。孟子之言犀利,孟子之骨刚烈,孟子之识卓绝。
        读《孟子》,眼睛经常发亮,精神每每振奋。孟子秉性刚直,棱角分明,充盈浩然之气,凛然不可侵犯。据《孟子•公孙丑》记载:孟子本来想去朝见齐王,结果齐王派人来说:“我本来应该来看您,但是感冒了,吹不得风。明早上朝,不知您能否来见我?”孟子马上回复:“不幸得很,我也感冒了,不能去上朝。”第二天,孟子大摇大摆的去东郭大夫家吊丧。齐王听说孟子生病了,派人带着医生来看他,孟子犯了欺君之罪,吓坏了他的学生和家人。家里人在半路上堵着他,劝他赶紧去上朝,但孟子不买账,不听家人劝阻,住到朋友家里去了。孟子的这一作派,不可谓不傲气,不可谓不胆大,不可谓不狂放。但其中有原则,有底线,有尊严。“士可杀不可辱”,礼贤下士,长幼尊卑,是孟子最看重的,他以自己的胆识和铁骨,给齐王好好地上了一课。说魏征,看包拯,谈海瑞,他们冒死进谏,直言不讳,从不退让,毫不妥协,铮铮铁骨,传为美谈,颇有孟子遗风。“其为气也,至大至刚,以直养而无害,则塞于天地之间”。
       孟轲者,真汉子也!